分类目录_网站目录提交收录-外链站分类目录

居家学习,怎样让学生走出这样的怪圈

  编者按 

  目前,部分地区正陆续开学。继续在家学习的孩子们“深夜才能入睡”“整天对着手机”“学习效果有限”,让很多家长忧心忡忡。如何才能在电子产品用时激增的特殊状况下,让孩子保持用眼卫生和身心健康?本期,让我们结合记者调查、数据分析和专家建议展开探讨。

  对于中小学生来说,线上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居家学习给原本的家庭生活带来了新的挑战。“深夜才能入睡”“整天对着手机”“学习效果有限”“家庭矛盾增多”,这些都是来自家长们的“吐槽”,盼望开学,是不少家长的心声。

  光明日报记者 姚晓丹

  徐州市睢宁县新城区学校老师通过直播为学生远程上语文课。洪星摄/光明图片

  作息失去规律

  对于家长而言,最先感受到的是孩子纪律上的散漫。没有学校的约束,在“自己的天下”,那些费心养成的好习惯丢得很快。

  北京市朝阳区小学四年级女孩田甜此前从没有偷偷玩手机的习惯,这段时间,她的妈妈发现,她睡前会偷偷玩手机,摆弄到很晚,“经常夜里12点才能入睡,早上8点半上课,我会8点叫她起床。”田甜的妈妈告诉记者。

  田甜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上午是各科课程,老师发布一段录好的知识点精讲,然后分时段答疑给孩子们做一些试卷。“这些只能在手机上进行,有时还要打卡点名,我算了一下,一天之中,对着手机的时间足有五六个小时。最难办的是,居家学习期间孩子用手机有了最正当的理由,晚上孩子说需要预习、需要‘对题’、需要检查作业,轻轻松松就拿到了手机,而一拿到,不到睡觉就收不回来了。”田甜妈妈说。

  好在这些课程学校并不强制上,因此,为了田甜的视力健康,她的妈妈有时候会选择“旷掉学校的课”,上某网校的四年级课程。“因为这个网校课程可以在电视上投屏播放,看电视总比看手机好一点。”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深夜才能入睡,是不少学生的通病。北京市西城区初二男生可乐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打篮球、踢足球、弹中阮等方面都有特长,还是班里的班长。这个优秀的孩子也在居家学习中被“打回了原形”。“以前9点半准时入睡,现在推到10点半。以前只用手机软件检查作业,现在从早到晚盯着手机,偷摸插空玩游戏。”可乐妈妈林女士告诉记者。

  可乐的课程这样安排: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20,是学校的云端课堂时间。用企业微信、雨校平台等软件学习,老师带着孩子们复习以前学过的知识点,大多是串讲。每节课40分钟,下课十分钟时间,可乐偷偷打游戏,“《王者荣耀》《第五人格》,还有一些小的游戏。”林女士说,“他的同学还组建了各种微信群,他们在里面聊一些很无厘头的话题,总是对着手机哈哈大笑。”

  林女士是一名儿科医生,疫情影响之下工作很忙。她发现,一旦自己不在家,爸爸对孩子的约束有限,孩子一整天“连被窝也不出,所有课都在床上解决”。于是,林女士每天早上7点上班,就把可乐带到医院,门诊的时候可乐自己在医生值班室学习。“这样至少能让他养成按时起床的习惯,有规律的作息。”

  学习效果不佳

  作息时间被打乱的还有北京市东城区初一女孩丽丽,“她连体育课都在床上,在床上放一张瑜伽垫。”丽丽妈妈告诉记者,“她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床,起床就在床上摆个小桌子学习,以便随时躺下。”

  扬州市汶河小学录制的科普教育特色微课。庄文斌摄/光明图片

  丽丽每天上9节课,也是“全手机操作”。除了作息的紊乱,妈妈更担心的是学习没有学好。每节课30分钟,一节一节,“时间被切割成细碎的小块,感觉孩子的收获不大。”丽丽妈妈很有感触,“孩子很少有时间读完一本书,课程上完就很疲惫了。我觉得线上开学没有把居家学习和学校学习分割开来,居家学习应该打破时间概念完成一些深度阅读的内容。我希望每一科老师能围绕一本书,讲一些自己科目的相关知识,让孩子有一些自主学习的能力和深度阅读的能力。现在太零碎了,都是碎片化学习。”

  讽刺的是,丽丽妈妈告诉记者,为了孩子少看一些动画、少玩一些游戏,她不得不把时间切得更“碎”,学习时间结束后,再让丽丽上一些画画、音乐等网课,“转移孩子注意力”。

  北京市朝阳区一年级女孩小夏的妈妈也是这样,为了和动画片“战斗”,她把艺术体操、舞蹈等实践类的网课都加了课时,“这样,孩子每天的运动时间多了,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就少了。”

  时间越切越碎,越赶越快,学习的效果却有限。家长们都觉得孩子状态不对,却不知道怎样解决。

  缺乏生活教育

  也许这就是“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好习惯养成很慢,丢掉却很快。为什么居家学习之后,不少学生陷入了这样的怪圈?东北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院院长赵刚认为,生活教育这一课该补上了。

  “好习惯的养成、规则意识的形成,往往在公共空间发挥更大的效力,因为它符合多数人的共同利益。疫情的影响,大家从公共空间转入了家庭这一私密空间,公共约束小了,一些孩子就容易松懈,一些生活问题也随之出现,这是生活教育体系长期被淡化造成的。”赵刚告诉记者。

  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学科知识,有关生活理念、技能的教育相对短缺。“这在80后家长和00后孩子之间的影响尤其明显,家长们对于生活的理解、对于家庭教育的理解有偏差,于是,疫情期间的家校合作也产生了新的问题。”赵刚建议,居家学习,生活教育这一课家长和孩子要共同学习。

  关于家长们担心的“碎片化”、学习效率不高等问题,赵刚认为,最重要的不是“追课”,学科知识总有被淘汰的时候,而自主的生活能力将会激发孩子内在力的需求,“从被动学习到主动学习,从他律到自律,只有当孩子们学会了这些,他们就真的长大了。”

  “重度”沉浸电子学习环境孩子的身心健康如何护佑

  作者:张志新(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王陆(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本专科生、研究生平均每天使用电子产品的总时长(含电脑、学习机、手机、电视等)分别为6.4、9.6、13.4、15.1、16.9小时。

  2018年8月,教育部会同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制定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要求,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高发省份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

  同时,鉴于我国儿童青少年“过度依赖网络”发病率达10%(全球平均6%),国家卫健委等十二部门印发了《健康中国行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方案(2019-2022年)》,重点强调要“教育引导儿童青少年安全合理使用电脑和智能终端设备,预防网络沉迷和游戏障碍”,促进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

  疫情期是儿童青少年电子屏幕产品用时激增期,也是其视力及身心健康防控关键期。为进一步支持国家的儿童青少年近视及身心健康防控工作,首都师范大学COP团队课题组基于微信群迅速开展了网络随机调查和电话访谈工作。

  学生电子产品使用时长大幅增加

  调研数据显示,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本专科生、研究生平均每天使用电子学习环境(主要包括电脑和学习机)的时长分别为2.7、4.9、7.1、6.7、8.0小时(由于智能手机普及于学习,实际使用电子学习环境时长会更多);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本专科生、研究生平均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长分别为1.8、3.9、5.7、7.2、7.5小时;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本专科生、研究生平均每天使用电子产品的总时长(含电脑、学习机、手机、电视等)分别为6.4、9.6、13.4、15.1、16.9小时。

  参考《方案》中的相关规定,疫情期间,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平均每天使用电子产品的总时长已达到《方案》要求的6.4倍、9.6倍、13.4倍。

  本专科生和研究生属于成人,但其情况更为严重,以平均每天使用电子产品的总时长为例,分别高达15小时和17小时。调研发现,仅在经过一周的网络学习后,至少已有七分之一以上的本科生明显感到疲倦和偏头痛。

  电子产品用时激增对学生视力、心境均有影响

  2013年以来,首都师范大学COP课题组在北京和山东做了持续数年的调查、实验和分析,参照上述研究基础以及其他相关研究领域的经验,课题组研判,疫情期间电子产品用时激增对大中小学生视力、心境等身心健康指标可能产生如下影响:

  疫情期间中小学生平均每天的使用时长都属于“重度”使用,本专科生和研究生更甚。这会导致学生情绪不稳定,学习效率下降,由此可能引发亲子矛盾、家庭矛盾、家校矛盾。

  调查数据显示,中小学生平均每天使用1.5课时(约1.35小时)电子学习环境,一年后即被发现引发了视力下降。当前大中小学的“重度”使用引发大范围的视力下降应该是大概率事件;“重度”使用还会带来失眠、偏头痛、肌肉萎缩、颈椎弯曲、皮肤疾病等;对于本专科生尤其研究生来说,由于电子产品每天用时高达17个小时,已严重挤压睡眠、饮食和锻炼时间。

  课题组对北京地区本科生的访谈发现,疫情以来绝大多数同学基本上“宅”在家里,出现了50天未出过家门的案例。长期缺少自然光照会加重对学生视力的损害,而且不仅限于此,长期在封闭空间的生活、学习或工作还会带来心理和身体其他方面的损害。考虑到长期的封闭空间生存状态、长期的电子产品重度使用以及网络学习负担对学生以及家长的影响,我们都应高度重视,以积极预防学生近视、学生抑郁、家长抑郁、青少年暴力、家长暴力的发生以及由此给儿童青少年身体和心理健康造成的更深层次的损害。

  丰富的学习生活滋养孩子身心

  调研显示,目前造成大中小学生过度使用电子产品的主要原因有:学习负担较重,生活单调,精神不充实,自制力弱等。因此,在应对上主要应采取的措施是:放慢学习进程、减轻学生的学习负担;改变学生主要阅读方式,开展纸质阅读;强化体育锻炼,参与亲子活动,丰富学生的生活方式;加强干预,将体育锻炼、心理健康指导、学习和生活方式指导等多种措施并举,并辅以保障措施和其他有益经验。

  对于学校和教师而言,“停课不停学”不能变成“提前学”,“停课不停学”不能变成“门门课都线上学”,“停课不停学”不能变成每天上线“打卡”。疫情特殊期,教学条件受到限制,必须考虑减慢教学、学习和考试进程。要把学生的学习负担和心理负担切实减下来。体育锻炼有利于保证学生身体健康,改善学生心理健康,丰富生活方式。要加强体育锻炼指导,充分利用体育课和网络资源,推广若干种适合室内参与的体育运动;如有可能,持续推广使之成为学生的终身爱好,并融入传统文化教育。同时,应鼓励各地区、各学校和教师丰富教学方式,鼓励学生基于纸质教材自主学习,教师基于网络用语音或文字指导的教与学方式;加强心理健康教育、生命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丰富学习内容和生活方式,从而减少学生对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的依赖。

  对学生来说,学会自我调整,才能真正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心、耐心和决心。要加强体育锻炼。充分利用体育课和网络资源,参加并坚持一两种适合室内进行的体育运动(如八段锦、太极拳、相关健身训练课程等)。要保护视力,避免不良用眼行为。减少基于电子屏幕的学习时长,主要使用纸质教材和图书进行阅读。不在走路时、吃饭时、床上、晃动的车厢内、光线暗弱或阳光直射下看书或电子产品。改正不良读写姿势,应保持“一尺、一拳、一寸”,读写连续用眼时间不宜超过40分钟。要避免熬夜,保障睡眠;避免偏食,加强营养。

  作为家长,要营造良好的家庭体育运动氛围,积极引导孩子进行室内体育锻炼,养成终身锻炼习惯至关重要。同时,应尽量减少孩子使用电子产品时长,切实投入精力陪伴孩子,丰富其生活内容和方式。要监督孩子不良用眼行为,关注孩子视力异常迹象,做到早发现早治疗;保障孩子充足的睡眠和营养;鼓励孩子树立信心,战胜困难。疫情期间,孩子身体和心理条件、学校教学条件都受到限制,为保护孩子视力及身心健康,还要切实减轻孩子课外学习负担。

  “全手机操作” 保护好视力更紧迫

  吉安市峡江县实验中学学生通过网络学习。陈福平摄/光明图片

  光明日报记者 周世祥

  因为“盯屏”不得已要增多近距离用眼;

  由于几乎所有电子产品入眼的光强度都会超过纸质版书籍、黑板的光线反射强度,而存在光线刺激的问题;

  无论是电脑、iPad还是手机,都会有一定的发光频率,这与自然光线不同,会对眼球的发育有影响——

  一方面需要长时间“盯屏”,一方面又因不得不“禁足”在家缺乏户外运动,孩子的视力下降怎么办?教育主管部门、教师、学生和家长该如何协力化解?

  长时间近距离“盯屏”会增加近视风险

  “孩子上初二,上午五节课,下午三节课,一节课最少30分钟。一天如果不算做作业,要盯屏大概240分钟,”说起孩子在线开课以来“盯屏”的时间,北京市东城区一位中学生家长李梦告诉记者,“他预习、复习、做作业都依赖电子屏,课间倒是会有10至30分钟休息,除了喝水上厕所玩游戏,他还要盯着微信群和同学交流。”

  线上开学以来紧锣密鼓地上了几天网课,到了晚上休息时间,在北京一所985高校建筑学院就读的大三学生小高才有时间接受采访。据她透露,上一天课大概需要盯屏4至5个小时不等。除了上视频课“盯屏”之外,小高也向记者表示,在家学习使用其他电子产品的频率也增加了。“我们每门课都建有师生微信群,会通过群收发一些课程信息、开展问题讨论,也没有固定时间,随时可能会看”,小高还表示,一些课程需要阅读的文献,平时自己会尽量去图书馆借来纸版书籍阅读,但现在只能下载电子版,在电脑或iPad上查看。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朱鸿告诉记者,防疫特殊时期的教学模式对学生的视力可能存在三方面的挑战:首先是因为“盯屏”不得已要增多近距离用眼;其次,由于几乎所有电子产品入眼的光强度都会超过纸质版书籍、黑板的光线反射强度,会存在光线刺激的问题;第三是光频率问题,无论是电脑、iPad还是手机,都会有一定的发光频率,这和自然光线不同,也会对眼球的发育有影响。“此外,居家防疫期间户外活动也明显减少了,阳光中的紫外线对于近视防控是有作用的,而这一条件现在也不具备。”朱鸿表示。

  线上课堂可打破传统连贯授课模式

  记者注意到,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停课不停学”相关问题答记者问时提出,为避免学生网上学习时间过长,对小学低年级上网学习不作统一硬性要求,对其他学段学生作出限时限量的具体规定,还要指导学生合理安排作息时间,通过增大休息间隔、做视力保健操、强化体育锻炼等方式,保护视力,增强体魄,保障身心健康。

  朱鸿建议,在线上课程的设置上,教育主管部门的确需要结合学生的年龄特点,对课程时长做一些规定,“如果一定要视频上课,对于低年级小学生来说,15至20分钟一节可能更加合适,初高中学生时间可以稍长些,但不宜超过30分钟。”

  “一些课程可以采用模块化讲授形式,比如10分钟、20分钟一个知识点,把连续的学习切割开,这样学生也可根据接受能力选择是否反复观看,提高了效率,也减少了连续看视频用眼的时间。”朱鸿表示,“也希望学校能在一段课程结束后对学生有个小提示,比如‘该做眼保健操了’,在眼睛需要调节、产生一定的疲劳时,做眼保健操帮助其恢复,可以起到很好效果。”朱鸿说。

  学生的个性化用眼习惯需关注

  “首先,应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光线条件,学生阅读文字材料时,建议要‘双重给光’。比如房间只有一个吊灯,灯光打开,学生写字时右侧手和笔可能会产生阴影,那么这时需要在左前方再放置一个台灯。这样从纸上反射的光线是均匀的,没有明显阴影,此外也不要有太强的反光,不要使光线明暗反差过大,这种状态下光线对眼球的刺激是最低的,使其处于比较放松的状态,不会引起过度调节。”朱鸿说道。

  除了光线,选择屏幕也有讲究。朱鸿表示,选择在线学习工具时要尽可能模拟课堂环境,在保证清晰度的条件下,尽可能让屏幕足够大。“因为距离越远,越接近于平行光线进入眼睛,对眼内的调节要求是最低的,这样可以降低视疲劳,也可以降低眼球内部的调节,减少近视风险。”

  朱鸿建议家长尽可能利用阳台和窗口让孩子远眺,从而保证一定的自然光线下的紫外线暴露,而在室内则可以借助弱视训练用的室内乒乓球进行眼球运动的训练。“这种乒乓球用弹簧连着底座,击打后用眼睛追踪它,眼球就要跟随乒乓球转动,转换看远看近,对近视防控有帮助。”

  朱鸿表示,家长如果发现孩子有故意凑近看、歪头、眯眼、斜眼、看一会儿就揉眼等情况,说明孩子可能有些用眼过度,这时就要及时调整用眼频率,减少眼部肌肉疲劳的情况。

  《光明日报》( 2020年03月24日 14版)

本文地址:http://www.wailianzhan.cn/xinwen/137.html

()